当前位置:男人帮 > 天下彩票的网址 > 正文

自驾飞行 飞一族的不羁生活

bbs.gope.cn|男人帮| 2012-06-30 |查看: :

“我是一个玩家,不是一个企业家”,蒋力说。他的外表朴实而冷静。以从容淡定的心态,游走于商海,获得的是加倍的回报,包括2009年销售10架飞机的战绩。

私人飞机玩家 蒋力

“飞行实现梦想,飞行改变生活。”这是蒋力经常挂在嘴边的话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出生于北京,七十年代末入北航专攻电子工程,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,在航天部当工程师,后被公派出国,远赴英伦。归国后不久选择跳槽去外企,固然因为显而易见的诱惑—工资上涨了上百倍,出门可以打车、出差可以住酒店,在九十年代的中国,简直难以想象;更因为意味着不肯从一而终。

1999年,蒋力彻底迷上了飞行,那次在美国,一个合作伙伴、卖飞机的老板主动提出“你要不要飞一下”时,蒋力不敢置信:“真的吗?”“当然!”该公司的一个推销员给机场打去电话:“请把我的飞机准备好。”纯新手蒋力被安排在了左边的驾驶座上,这是主驾驶的座位。他小心翼翼按下按钮,很快,飞机开始启动,继而风驰电掣,冲向蓝天……

“驾驭飞机的感觉,和坐飞机完全不一样,那时的感觉不是飞机在飞,是自己在飞,自由、不羁。在天空中俯瞰大地那种惊心动魄的苍茫之美,也是匍匐在地面体味不到的。”蒋力深深地被震撼了。从此,他成为“飞一族”的中坚分子。

说起自驾飞行,一般人的感觉是危险。“这玩意儿是专业人员玩的吧?不花个十几万考个驾照,怎么能飞?”蒋力以切身体验澄清了这种误区:“不,飞行绝不仅仅仅属于少数精英分子。在美国,即使是年老力衰的80多岁的老人,只要敢想,一样可以飞行。”现代飞机的卓越性能也为实现这一梦想提供了可能。如蒋力展示给记者看的西锐制造,其仪表界面就很像一部电脑,清晰明了地标注了各种命令,按下按键即可完成“起飞”、“平飞”、“避让”等操作,智能性相当高,可以这样比喻:只要会玩电脑,就能让飞机服服帖帖。

蒋力2004年加入西锐制造、现任该公司中国区总裁,面对国内外私人飞机大气势汹汹地抢滩劲头,蒋力坦言“没有销售压力,总公司没有给我定指标。”相反,他与阿兰达成了共识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现阶段最重要的不是卖飞机,而是做好启蒙工作,让飞行走下神坛;是推动相关基础设施,如空管条例、机场、加油站等软硬件的建设,让飞行“爽”起来。“飞机的保养费用不菲。买了飞机,航油买不到,停机坪难找,申请个航线又阻力重重,怎么让人对飞行持之以恒?”

私人飞机在停机坪接受检查

有人说他是洋买办,蒋力便正色告诉对方一个故事。在英国时他上的是很好的研究所,但并不代表你就跻身于国外的主流人群,赢得起码的尊重。他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在酒吧里,一个老外看见他,刻意挪开一步。那一“挪”刻骨铭心、永生难忘。“并不是在唱高调,一个人只有到了国外,才会真正体会到‘中国’二字的内涵,体会到国家的强大对个体何其重要。今天推广私人飞机,为它的普及做一些基础性的工作,最终受益的不是少数富人,而是整个国家的航空工业。”

通用航空的发展,对一国经济的促进不言而喻。以美国为例,通用航空已成为一个成熟和稳定的产业,每年直接为经济做出的贡献达到410亿美元,间接贡献则达到1500亿美元,提供的就业岗位高达126.5万个。我国这块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“所以,不要只盯着几个富人,它提供的是一大批就业岗位,附加值、社会效益相当高。”积极发展通用航空,还能让我国的飞机设计行业、制造工业前进一大步。“你想想,如果现在的孩子从小玩着飞机模型,熟悉飞行原理,有着自己驾驭飞机的强烈愿望……还怕将来设计不出充满想象力、神奇的飞行器?”

从终点又回到起点,飞行的快乐是蒋力始终强调的话题。他坚持这种快乐属于大多数人,而不是少数人;属于成人,更属于孩童。珠海航展上,有一天的议程是“公众展”,其他外资公司选择撤离,而蒋力却要求西锐制造一定要留下来。“绝不能辜负那些观众,哪怕他们看起来很普通。 如果一个孩子今天观看了你的展览,将来爱上了飞行;如果一个老人观看了你的展览,回去把飞翔的梦想植入儿孙的心中……这比单单卖出去一架、两架飞机更有意义。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。”

航校停机坪

我的2009之生活质量清单

《香格里拉》:2009年最爽的一次旅行是去哪里?

蒋力:2月与前面所说的那个第一个飞ADS-B的飞行员朋友,一起去阿拉斯加做山谷飞行。那是一次非常刺激的冒险,天气很冷,起飞前飞机上就全是冰了,飞到一半我们就不敢继续了。回忆起来依然很过瘾。

《香格里拉》:今年给自己买的东西里,最喜欢的是哪件?

蒋力:黑莓手机。这一年它帮了我的大忙,收发邮件、与朋友联络,都离不了它。

《香格里拉》:今年最美味的一餐是在哪里吃的?

蒋力:在佛罗里达参加完“Sun and Fun”航展后,我到附近的丹尼斯饭店吃了一顿牛排,那是我迄今为止吃过的最地道的牛排。

《香格里拉》:酒量和去年比,感觉如何?

蒋力:今年喝酒喝得少了。我决定要对身体好一点,只有身体好,才能做好事情。

《香格里拉》:今年最喜欢什么运动?有没有喜欢上某种新的运动?

蒋力:飞行、打高尔夫球依然是我最喜欢的运动。说到新运动,那就是跑步了。我现在每天坚持抽一个小时跑步,不管在北京还是出差,有条件了就绕圈跑没条件就原地跑,总之要把身体锻炼好。

《香格里拉》:最喜欢的文艺作品是?

蒋力:陕西省政府邀请我们看的室外舞台剧《长恨歌》,让我印象很深,并感叹“祖国真是发展了”。它巧妙地融入声光电的元素,实现了传统艺术与现代科技的完美结合。

《香格里拉》:推荐一本今年读到的书。

蒋力:宋鸿兵的《货币战争》。这本书启迪我,要把钱看得更“大”一点,做生意时不要一个劲儿钻到钱眼里。很多得失,不能只以“钞票”为单位进行计量。

《香格里拉》:今年最看不惯的现象是什么?最赞成的又是什么?

蒋力:最看不惯的是中国人自己看不起自己。有时我带出去的外国人职位比我低,但一些国人一看,金发碧眼啊,就忍不住点头哈腰、格外礼遇。这种把人分成三六九等、崇洋崇到骨子里的脾气,不知何时能改掉。最赞成的是过去一年中国政府所表现出来的姿态,越来越具备大国风范了。

《香格里拉》:生活上最大的一件变化,是在哪方面?

蒋力:身体不及往年好了,年初做检查,发现了一些小状况,以后要多注意。

《香格里拉》:大环境中,今年对你影响最大的是什么?

蒋力:国人对通航的热情空前高涨。11月在西安举办的通航大会非常成功。据组委会统计,17、18日两天飞行表演的观众总数超过10万人。这让我们看到了希望,信心更足了。

推荐图文

奇闻美女百态

资讯排行

本栏目热点最新